主页  >>  北京赛车精准计划  >>  正文内容

去个免签的欧洲国家也能看蓝色多瑙河
2018-05-05

  这是东巴尔干半岛之行的最后一篇,曲终人散,又回到起点。相传公元878年,一群商人和游客乘船来到多瑙河游玩,船行至萨瓦河与多瑙河交汇处,眼前出现了一大片白色石块建成的房屋,大家不约而同地喊道“Beligrad”。在斯拉夫语里,“贝尔”意为白色,“格莱德”意为城堡。从那时起,“”就成了这座城市的名字。

  古老的建筑在米哈伊洛大公街两侧林立,直指这座城市的“心脏”——卡莱梅格丹城堡(Kalemegdan Fortress/Beogradska Tvradava)。城堡沿河而建,位于多瑙河(Danube)与萨瓦河(Sava)交汇处,城堡最初由凯尔特人所建造,被人所统治,又分别被奥斯曼帝国和奥匈帝国所扩建,在东西方文化间反复易主,才形成了今天我们看到的样子。主体部分大多在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建造,名字也由语而来,“卡莱”意为“城堡”,“梅格丹”意为“战场”。城堡背靠老城,面对河道,绝佳的地理位置易守难攻,一直是重要的防御工事。它见证了大大小小115次战争,40余次被毁坏,就像这座城市一样浴火重生,至今仍然可见帝国遗风。铁打的城堡流水的王朝,谁占领了城堡,谁就拥有了贝尔格莱德。

  城堡分为上下城两部分,下城只剩下开阔的绿地和一部分废墟,变成了一个大公园,连同城堡在内完全免费对外开放(内部有一些博物馆需要单独购票)。这里不仅仅是贝尔格莱德最著名的旅游景点,更是当地人喜欢来此消遣时光的地方。置身其中,很难感受到身处于压抑的城堡中,唯有厚重的城墙似乎在倾诉着千百年来的血泪。

  对于游人来说,这里是一个天然的瞭望台,登上城堡顶部,多瑙河与萨瓦河汇聚于此,能够清晰地看到两条河不同的水质颜色。东北临着布满老建筑的 Dor?ol,东部挨着景点集中的老城区Stari Grad。而南部,则是艺术家聚集地小萨瓦。登上要塞远眺,还能看见布满植被的河中岛屿。河岸的很多船坞都是餐厅、酒吧、夜店,若是夏季来此,河上遍布私家游艇,到了晚上五光十色,酒吧一直开到船上,彻夜不眠。

  以后不用去、看多瑙河了,坐飞机来,也能看到美丽的蓝色多瑙河。宽阔的河流在脚下流淌而过,令人怀古思幽,浮想联翩。

  多瑙河一侧还建有德约科维奇的网球中心,小德的成功让全世界了解了,也让更多塞尔维亚的年轻人爱上了网球。

  1928年,为了纪念一战胜利十周年,在城堡的制高点安放了这座标志性的“胜利者(Pobednik)”雕塑。健壮的青年男子左手托鹰右手握剑,神情威严地注视着河流,宛如城市的守护神。

  说到这座雕像还有个小笑话:1912年,伊万·特罗维奇为酒店制作喷泉雕塑,其中就包括这尊裸体男性雕像。但公众反对在市中心出现裸体会“有伤风化”,就不得不把雕像拆下,1928年才放置在了城堡里。

  另一尊雕像就竖立在城堡门口,见证了与塞尔维亚的友谊。一战时期,帮助塞尔维亚抵抗敌国,为了感谢,塞尔维亚设计了这座雕像。

  城堡里除了美丽的风景和厚重的历史,还有大大小小的博物馆、教堂,甚至还有贝尔格莱德红星篮球俱乐部(KK Crvena Zvezda Beograd),以及数不胜数的各类纪念碑,宛如一个小型城市。

  堡垒内部的军事博物馆(Vojni Muzej/Military Museum),各种武器模型摆放在城墙下。在它旁边还有一个小型的刑具博物馆(Torture Museum)

  距离胜利者雕塑不远处的这幢房子现在是贝尔格莱德的文化中心(Cultural Monument Protection Institute)。

  这幢不起眼的黄房子现在是自然历史博物馆(Prirodnjacki muzej/Gallery of the Natural History Museum)

  这座钟楼(Sahat Kula/Clock Tower)是18世纪时由人所建造,目前可以登顶俯瞰整个城堡,票价200第纳尔。

  钟楼所在的内门(Unutra?nja Stambol Kapija/Inner Stambol Gate)同样也是统治贝尔格莱德时期所建造的(1717-1736年),但1739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卷土重来,拆毁了昔日的城门,重新修建成了现在的样子。它也是通往土耳其的重要通道。

  达姆·阿里帕夏的陵墓(Damat Ali-Pa?a‘s Turbeh),建于1784年,它是城堡里唯一留下的伊斯兰陵墓。

  这座只被我拍到一半的高塔,其实是一座八角防御塔(Jak?ic?eva Kula/Jak?i? Tower),回来查资料才发现它的名字,建于11-15世纪期间,曾在奥地利人统治期间被拆毁,1937年重建成现在的样子。

  往前走经过的是帝国之门 (Despotova Kapija/Despot Stefan Tower)和卡斯特兰塔(Castellan Tower),曾是中世纪时期城堡的主要入口,这里也是15世纪城堡保存最为完好的部分。曾于1915年遭到过严重破坏,登塔同样也可以眺望多瑙河,门票50第纳尔。

  位于城堡另一侧的济丹门(Zindan Gate),Zindan代表土耳其地下城,建于15世纪中期,曾作为监牢。

  除此之外,城堡内还有两座小教堂:鲁兹卡教堂(Bogorodi?na crkva Ru?ica/Ru?ica Church,地址44.825506, 20.451268)和圣彼得小教堂 (Saint Petka/Saint Petka‘s Chapel,地址44.825655, 20.450852),很可惜,我去的时候功课做的不足,这两座教堂我都没有去。尤其是鲁兹卡教堂,它是贝尔格莱德最古老的教堂之一,只在这张照片里看到了它的尖顶。

  许多游人或是当地人都喜欢来此消磨时光,城堡上的餐厅也有个好听的名字:卡莱梅格台,坐在这里喝上一杯咖啡,河两岸新老城景一览无余,萨瓦河婉转绕过河心精致的小岛,汇入不远处从一路奔来的多瑙河。

  在城堡里,我碰见了一名当地青年,和他聊起了最近的那次战争。他只说了一句:“不要再提,宛如人间地狱。所以,我很珍惜现在的生活”。

  看着城堡里每一个人脸上洋溢着的幸福与快乐,很难想象这座城市曾经遭受过的创伤。正因为他们经历过,才更懂得享受生活。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塞尔维亚时期,全城有200余座清真寺,奥地利人赶走了土耳其人后,将清真寺尽数拆毁,如今只剩下了这一座Bajrakli清真寺(Bajrakli d?amija/Bajrakli Mosque)。它“幸存”下来并非是有什么特殊含义,而是被“伪装”成了教堂的样子才得以保存。

  清真寺不远,坐落着·涅夫斯基主教座堂(Crkva Svetog Aleksandra Nevskog/Church of St Alexander Nevsky),王室成员·涅夫斯基以其军事实力而闻名,教堂修建于1877年,算不得宏伟,但内部很精致。

  地址:улица Цара Душана 63Б, Belgrade 11000, Serbia (44.820370, 20.466170)

  终于到了要返回的时候,飞机是晚上的航班,我还有几个小时可以消磨一下时光,就逛到我所住的公寓不远的酒吧街,喝上一杯当地的黑啤。

  临近傍晚,人们都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呼朋唤友地来此休闲。坐在我旁边的也是一名当地人,像往常一样,我和他闲聊了许多这块土地上的故事,以及我此行所经历的精彩片段。他也说,很珍惜现在的生活,确实这里因为历史上这样或那样的原因,经济依然堪忧,很多人都会打两份或者三份工来维持生计。但他相信,一切会越来越好。

  此次东巴尔干半岛之行,同样也是遍地惊喜:绵延千里的多瑙河与萨瓦河汇聚,险要的地形少不了前人修建的城堡要塞;低廉的物价与热情好客的人,随性的生活态度,富丽堂皇的咖啡馆,时尚的夜店,充满魅力的历史街区……大街小巷里都在上演着各种传奇,冷门的国度可以充分享受发掘珍宝的惊喜。

  环球旅游达人,旅行体验师、自由撰稿人、嘉宾主持、旅行分享师、跨界自媒体人。已只身旅行过欧美澳30余个国家,200余座城市。

  20162017年新浪V影响力峰会嘉宾,20172018年新浪旅游盛典嘉宾,2017腾讯旅游核心自媒体,腾讯旅游2017年度最佳合作奖,腾讯企鹅优品首批入驻自媒体人,新浪微博签约自媒体,微博旅行博主,蚂蜂窝攻略作者达人,穷游精华作者探路者,穷游途风体验师,旅游卫视嘉宾,秒拍签约达人

数世纪以来,塞尔维亚一直就是联接东西方的纽带和桥梁。位于巴尔干半岛中北部,东北与罗马尼亚,东部与保加利亚,东南与马其顿,南部与阿尔巴尼亚,西南与黑山,西部与波黑,西北与克罗地亚相...

推荐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