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北京赛车精准计划  >>  正文内容

谈及中美贸易摩擦 我驻WTO大使连用两个反问句?
2018-05-17

  5月16日,彭博社刊发中国常驻世贸组织代表团大使张向晨专访文章,从中美贸易摩擦等热点话题切入,六问六答,金句频出!商务微新闻第一时间与你分享精彩内容!

  中国在WTO就美国“301条款”和“232条款”下的贸易措施提出诉讼。最新进展怎样?解决争议的可能性如何?

  中国已根据WTO第301条和第232条对美国的贸易行为提出投诉。最新的进展是什么?争议解决的可能性有多大?

  上月初,中国分别就美“301条款”和“232条款”措施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提出诉讼。这两个条款违反哪些规则,中方起诉背景和所持立场,我不一一赘述。

  中国在上个月初就美国301条款和232条款措施向WTO争端解决机制提出了投诉。我不会详细说明这些措施或者它们如何违反了我上周在世贸组织总理事会会议上明确指出的世贸组织规则。

  关于“301条款”案,我们的目标是将这只猛兽重新关进世贸规则的笼子里,再也不让它跑出来兴风作浪。关于“232条款”案,我们希望借此恢复所有成员对“国家安全”问题原有的审慎态度。

  相反,我想强调的是,我们关于第301条案件的目标是将这一野兽锁定在世贸组织规则的框架内,阻止它对任何成员造成进一步伤害。通过发起第232条案件,我们希望恢复成员就“安全例外”条款行使的自我克制和谨慎。

  中国将按照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继续推进这两项诉讼。WTO争端解决机制应当有能力解决这些争议,维护正常的国际经贸秩序,这正是争端解决机制建立的初衷。

  中国将按照WTO争端解决程序处理这两起案件。我相信WTO争端解决机制有能力解决这些争端,维护国际贸易的正常秩序,这正是建立争端解决机制的意图。

  美国大使丹尼斯·谢伊最近在世贸组织总理事会上说,中国是“破坏全球开放和公平贸易体制”的“单边主义者”。他还称中国是“最具保护主义,重商主义的经济体”,自称是‘自由贸易和全球贸易体系的捍卫者’。你的论点是什么?其他成员对此如何看?

  美国驻华大使谢尔赫最近在世贸组织总理事会议上说,中国是“破坏全球公开和公平贸易体系”的“单边主义者”。他还称中国是“最保护主义,重商主义经济”,声称它是“自由贸易和全球贸易体系的捍卫者”。你的反驳是什么,其他成员如何看待这一点?

  我在世贸组织总理事会上讲过,衡量单边主义的标准只能是多边规则,而不是凭什么人乱扣帽子。你见过主动降低关税,开放金融市场的“保护主义者”吗?你见过积极筹备进口博览会,欢迎各国出口至本国市场的“重商主义者”吗?

  正如我在会上所说的那样,多边规则可以作为确定单边主义的唯一标准,而不是放在标签周围。你有没有见过一个自愿降低关税和放开金融市场的“保护主义者”?你有没有见过一个主办国际进口展览会并欢迎其他国家出口到其市场的“重商主义者”?

  中国也很愿意和美国在WTO讨论一下什么是“单边主义”。我们应当通过讨论和谈判解决彼此的贸易关注。在世界贸易组织框架下讨论,谈判,包括诉诸争端解决机制来裁决彼此的分歧,这些都是多边主义的体现。反之,如果所有成员都按照自己的立场,标准对其他成员进行评判,并任意采取制裁措施,例如像“301条款”这样的措施,那就是对多边主义的破坏。

  中国非常愿意与美国进一步就世贸组织“单边主义”进行磋商,贸易关切应通过WTO框架下的讨论和谈判解决,包括诉诸争端解决机制,这是多边主义的作用方式。 ,如果成员自己掌握WTO法律,以他们自己的标准来判断和批准他人,如301条款的措施,那将违反多边主义。

  至于其他成员对此评论,建议你看一下总理事会各成员的发言。此次会议上,100多个世贸成员在总理事会上单独或者联合发表声明,要求尽快启动上诉机构成员遴选,反对美国依据“232条款”,“301条款”采取的单边行动和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呼吁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权威和稳定。这些立场世贸组织都记录在案,历史不应随意被人解读,更不应被歪曲篡改。

  至于其他成员在会议上的意见,我建议你看看有关成员的发言。100多位世贸组织成员在总理事会会议上发表了单独或联合发表的联合声明,敦促成员毫不拖延地启动新的上诉机构成员选择过程,反对美国根据第232条采取的单方面和保护主义行动,第301条,并呼吁维护多边贸易体系的信誉和稳定。世贸组织秘书处详细记录了这些陈述和立场。历史不是也不应该被错误地解释或扭曲。

  水的流动,事物的变化。过去的经验并不一定有助于解决今天的问题。我们必须清楚,21世纪不是20世纪80年代,北京不是东京。

  中美在经贸领域显然存在利益交集,但需要以诚意来寻找。习近平主席多次强调,“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的共同发展”。

  中美在经贸领域显然存在共同利益,但共同利益只有善意才能找到。习近平主席强调:“太平洋足够宽广,以适应中国和美国的发展。”

  举起大棒,是错误地对待别人的问题,放下大棒,才能正确地面对自己的问题。中美两国之间很多问题具有复杂性,通过沟通,谈判解决彼此的贸易关注是一项长期的任务。

  通过举起棍子,人们错误地对待他人的担忧。通过放下棍子,人们正确地面对自己的问题。中美之间存在很多复杂的问题,通过磋商和谈判解决双方关切是一项长期任务。

  短期内,我也相信中美有足够的智慧找到办法解决双边经贸关系中的紧迫问题,拭目以待。

  就目前而言,我也相信双方有足够的智慧来解决双边经贸关系中的紧迫问题。让我们保持我们的指责。

  从“关贸总协定”到世贸组织,多边贸易体制一直是推动自由贸易和促进经济发展的最佳平台。它也为二战以来美国的长期繁荣作出了重要贡献。

  从GATT到WTO,多边贸易体系被证明是促进自由贸易和实现经济发展的最有价值和最重要的平台,也为20世纪40年代以来美国的繁荣做出了显着贡献。

  目前,世贸组织正遭受“三重打击”,美国阻挠新上诉机构成员遴选,援引国内法的“232条款”采取贸易限制措施,在“301条款”下威胁对来自中国的500亿美元进口产品加征关税。

  目前,WTO面临着“三次重击”。美国阻止选择新的上诉机构成员,根据第232条采取限制性贸易措施,并威胁要对美国国内301条款规定的从中国进口的500亿美元商品征收关税法。

  其中任何一项行动,若不及时解决,都将严重影响世贸组织的正常运行,甚至使之陷入瘫痪同时,世贸组织还面临着三大挑战:维护核心价值,履行基本职能和探索制订新规。

  其中任何一项如果不加以处理,将会严重破坏世贸组织的运作。与此同时,世贸组织还面临“三大挑战” - 维护核心价值,履行基本职能,探索新的贸易规则。

  空气和水是人生存之本,但人们却仅在稀缺的时候方知其珍贵。危机使很多世贸成员产生了危机感,也更清楚地认识到多边贸易体制的重要性。这对于帮助世贸组织走出困境是有意义的。

  空气和水对生存至关重要,但我们很少注意到它们,除非它们变得稀缺。世贸组织面临的现状给许多成员带来了危机感,使他们越来越认识到多边贸易体系的重要性。这种危机感对于让WTO摆脱困境至关重要。

  首先,所有成员都应该反对保护主义。看到越来越多的成员加入了这个团结的军队,这是令人鼓舞的。

  本月早些时候在北京结束的中美高层贸易谈判表明双方差距巨大。据说美国已要求中国在2020年前将贸易顺差至少减少2000亿美元,并且不得对美国拟议的关税措施进行报复。这些要求是否符合WTO规则?中国接受这些要求的可能性有多大?

  本月早些时候在北京结束的中美高层贸易谈判表明双方有多远。据说美国已要求中国在2020年底前将贸易顺差至少减少2000亿美元,并且不要对其提议的美国关税进行报复。这些要求是否符合WTO规则?中国接受这些要求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相信不少朋友在关注中美高层贸易谈判。在多边贸易体制上,曾有过极个别“进口承诺”的事例。这种做法违反世贸组织“非歧视原则”,早已成为历史陈迹。而所谓的“自愿出口限制”,毫无例外地都不是“自愿”的,也为多边纪律所不容。

  我知道很多读者都在密切关注中美高层贸易谈判。在多边贸易体系的历史中,“进口承诺”的情况很少。这种做法显然违反了关贸总协定的“不歧视原则”,因此早已被放弃。无论你如何看待,所谓的“自愿出口限制”从来都不是“自愿的”,这也被多边纪律所禁止。

  美国一方面指责中国政府干预经济,一方面又要求中国以政府命令方式增加进口,限制出口,减少过剩产能,这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

  毫无意义的是,美国一方面责怪中国政府进行国家干预,另一方面通过颁布政府命令迫使中国增加进口,限制出口和减少过剩产能。

  贸易本质上是一种契约自由的商业交易。你可以把马引到水中,但你不能喝它。同样,政府可以努力促进贸易,但不能强迫公司通过指着头来做生意。

  除了报复性关税之外,中国还有什么工具可以抵消美国对中国150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威胁?

  除了报复性关税外,如果美国对中国产品的1500亿美元关税实施威胁,中国会采取哪些措施来抵消这些关税?

  作为一个大国,中国的政策工具箱里当然会有“十八般兵器”,但绝不会轻易使用。用不用,用哪件,何时用,需要根据形势发展而定,但目的只有一个,恢复正常的贸易秩序,“止戈为武”。

  作为一个主要国家,中国的政策工具箱中肯定有一套完整的工具,就像“中国武术的十八种主要武器”一样,但我们不会轻易使用它们。至于是否以及何时使用这些工具,或挑选哪一种工具,我们将根据情况做出自己的决定。使用这些工具的最终目的是恢复正常的交易顺序。正如中国有句俗话说的那样,武力只能用来维持治安。

推荐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