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北京赛车几点开始  >>  正文内容

拾川人:汶川震后再孕的大龄父母们现在怎样了?
2018-05-05

http://kb.southcn.com/content/images/attachement/jpg/site4/20180505/b8975a50e7711c57bc1d11.jpg/enpproperty-->  汶川县城通往映秀的老路上,仍然能见到一些地震时损毁的楼房,在幽幽青山间孑然而立。十年前那场大灾难,残忍夺去生命,也破碎了无数家园。据四川官方统计,汶川特大地震造成子女伤亡的计划生育家庭高达1万多户,其中子女死亡伤残的独生子女家庭8000多户。

  震后这些年,大多数失去子女的夫妇们尝试再生育。新生命的降临,不仅让濒于崩溃的家庭重燃希望,更给了他们好好活下去的信念。经历过锥心的别离,“平安”成了他们对孩子的最大期望。

  5月3日清晨,49岁的映秀镇村民程良芳像往常一样起了个早,给6岁的小女儿何美霖梳完辫子,麻利地用背带背起4个月大的外孙后,出门送小女儿去上学。去年,28岁的大女儿结婚生子,当上外婆的程良芳如今每天都背着外孙接送小女儿,不到一公里的路程,一天来回四趟。

  4月中旬,汶川地震十周年到来之际,记者给程良芳一家拍摄全家福。去年大女儿结婚,今年生了个男娃。

  在读小学一年级的小女儿,是震后三年出生的。怀她的时候,程良芳已是43岁高龄。怀孕8个月做检查,她惊险地发现胎儿心跳时有时无,“都江堰的医院都说保不住了,不敢收”。随即急忙转去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观察数天后,医生说可能有危险,就赶紧进行了剖腹产。小女儿生下来仅有3斤多,在医院待了15天才接回了家。

  “生了她之后,我们生活又有了希望。”程良芳笑着说。此前,她和丈夫曾一度沉浸在丧女之痛中无法自拔。

  2008年,程良芳育有两个女儿何瑜、何楠,分别在漩口中学和映秀小学上学。靠着夫妻俩前半生打工攒下来的钱,程良芳一家在镇上有三间铺面,两间出租,一间自己开缝纫店。自家盖的3层楼,宽敞得连大货车都能开进屋。然而一场地震将这些一点点挣回来的家产,连同平淡幸福的生活,“全都毁完了”。

  2008年5月12日那一天,程良芳喝完喜酒从外地回到映秀镇,公婆和两个阿姨在家里打麻将,大姑子刚来家里做客。“大姑子来了10分钟就地震了,5个人都走了。”程良芳和大女儿,还有远在卧龙打工的丈夫何明洪逃过一劫,二女儿何楠却压在废墟下。

  地震揉碎了许多路桥,等何明洪排除万难绕回映秀,已经是震后的第五天。一回来,何明洪就连忙赶去映秀小学,遇着何楠的老师才找到她被埋的位置。消防官兵一直在挖,何明洪抱着一丝希望等到凌晨1点多。

  输液的、送水的人在边上候着,都准备好把她抬出来,但何明洪等来的却是消防队员的摇头。“娃娃没能出来,我们什么都没看到,连书包都看不到。”有活下来的同学说,何楠坐在教室后排,地震时跑去教室前面牵一个要好的女孩,两人双双被砸。

  骨肉亲情难舍离,亲人的离世让何明洪夫妇悲伤欲绝,原本幸福的小家被愁云笼罩。初期,程良芳常常抱着二女儿的相片以泪洗面,也曾接受过志愿者的长期心理辅导。直至小女儿出生,这个伤痕累累的家庭才重现了欢容。

  在家中电视旁的显眼位置,有一面由4个小相框拼成的大相框,分别放着夫妇以及三个女儿的照片,照片上的何楠穿着白色的纱裙,站在草地上笑得很甜。一晃十年,何明洪夫妻俩依然很思念二女儿。

  “以前街上的人都认识她,可以说是街上最漂亮的,搁里头找不到第二个。”在何明洪的记忆中,12岁的何楠什么都很优秀,拿过县级“三好学生”,还是舞蹈队的领舞,放学回家还会做饭,给上班的妈妈送去。现在,何明洪有时还会恍惚,望着小女儿喊成何楠的名字,“她长得很像她姐姐”。

  “等她长到20岁,我们就快70岁了。” 今年55岁的何明洪告诉记者,年纪大了有时也会觉得力不从心,他对小女儿没什么要求,就希望她能平平安安长大,以后报答社会。如今,何明洪家里正在忙着装修,他想把房子弄好给大女儿开个旅馆,这样方便她照顾小孩。

  在灾区,像何明洪夫妇一样的大龄父母还有许多。2008年7月,国家拨出上亿元专项资金,启动了灾区“再生育全程服务行动”,为在地震中计划生育家庭有子女死亡或伤残并有再生育愿望的妇女,提供孕前、孕期、分娩及治病等全程免费服务。据统计,截至2011年6月底,四川震区已有近4000名妇女怀孕,2990名婴儿健康出生。

  家住映秀张家坪村的尚兴平,在2009年、2011年先后通过剖腹产生了女儿和儿子。“我有4个孩子,两个不在身边。”每当有人问起家里情况,她总会这样说。地震前她有两个儿子,一个是11岁的王欢,一个是9岁的王跃。最初起名字的时候,她原本希望他们可以欢乐活泼地长大。

  4月中旬,汶川大地震十周年到来之际,记者拍摄了尚兴平与子女的合照,尚兴平的丈夫外出务工。

  地震袭来时,王欢、王跃分别在映秀小学上四年级和二年级。尚兴平说,他们的教室都在二楼,挨着楼梯,原本可以逃出来。幸存的学生告诉她,王欢听老师的话乖乖趴在桌下,王跃则从教室跑了出来。但出来后,王跃说书包落在教室,又倒回去拿。

  尚兴平说小儿子是把她的话记心上了,“我跟他说过,人总要有收拾,书包和人要在一起。”王跃是5月13日被发现的。挖出来那会,他挎着书包,手里还紧紧捏着三本书。5月15日下午,赶到映秀小学的尚兴平看见王跃的遗体被放在操场地上,顿然潸然泪下,一声声“儿子”喊得肝肠寸断。而另一个儿子王欢的遗体没寻见,始终不知落在何处。

  尚兴平与女儿王雨萱,儿子王子谦,左图2013年,右图2017年摄。地震中尚兴平两位儿子遇难。

  “十年了,事情翻篇了,但说不怀念以前两个娃娃也是假的。”每一年,尚兴平都会领着儿女去给哥哥们烧点纸钱。两个孩子继承了哥哥的性格,在学校里表现得也很乖巧,女儿还是班里的班长。“成绩好那固然好,成绩不好也没办法,我总对他们说尽力就行。”

  尚兴平坦言,两个小孩给她的生活带来了很大改变,“生活有盼头了,做啥子都有动力”。

  她曾跟丈夫说,如果选择再要孩子,就要对孩子负责,给他完整的家。现在的夫妻关系比以前好很多。如今,丈夫长期在外打工,当村医生的尚兴平在镇上租了房子,边上班边照顾孩子。她觉得给孩子最好的爱是陪伴,再辛苦也不怕,就想把孩子慢慢养大,一家人平平安安。

推荐阅读

推荐阅读